筆趣閣 > 仙俠小說 > 大俠蕭金衍 > 第270章 欺人太甚

第270章 欺人太甚

    拓跋牛人是北周皇室拓跋象的野生子,十歲時認祖歸宗,成為了北周皇室中的一員。拓跋象生性風流,被稱為風流皇叔,一生播種無數,但真正結出果實的只有這一個種,拓跋象年近五十歲,得了這么個兒子,覺得自己很牛,所以給他起了個拓跋牛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他叫阿牛,曾在上京中貧民窟中度過了十年,母親在他五歲時重病而亡,拓跋牛人靠在路邊撿垃圾為生。

    有一年冬天,天氣奇寒,拓跋牛人身穿一件單衣,饑寒交迫,在馬路上撿菜葉子。這時,他遇到了一個公子哥,帶著幾個護衛,在路邊閑逛,他對公子哥并沒有興趣,可他看到了公子哥手中的雞腿時,幾乎餓暈的他雙眼放光。

    公子哥見這個小乞丐盯著他看,很不舒服,十分傲慢地問,“想吃雞腿嘛?”

    拓跋牛人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公子哥哈哈大笑,“你這個乞丐,這輩子都吃不到雞腿!”隨從也跟著起哄,嘲笑這位營養不良的孩子。

    拓跋牛人舔著凍裂的嘴唇,羞愧得低下頭。

    公子哥道,“本少爺今日心情好,只要你跪在地上,給本少爺磕三個響頭,本少爺賞你這根雞腿!”

    拓跋牛人母親曾告訴他,男人,不能失去尊嚴。

    但是,在饑餓面前,尊嚴又能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他試探問:“當真?”

    “本少爺有一說一,何曾食言過?”

    經過一番掙扎,拓跋牛人跪倒在地,撲通撲通磕了三個頭。

    公子哥笑得更大聲了,他指著拓跋牛人,對屬下道,“天底下竟然還有這種傻瓜,會相信這種話!”

    眾人也都附和大笑。

    拓跋牛人緩緩起身,盯著雞腿道,“你不要食言!”

    “我要食言又如何?你這個賤民,有什么資格跟本少爺這么說話?”公子哥十分不屑,眼神之中露出一絲厭惡之色。“你就像一只老鼠,作為一個大周人,恥辱!”

    拓跋牛人繼續懇求對方,讓他施舍一根雞腿給他。公子哥咬了一口,將雞腿扔在了地上,道,“嗟,來食。”

    十年來,拓跋牛人曾被無數人羞辱,野種、沒爹沒娘的野孩子,這種情緒,在這一剎那間,被徹底激發出來,他不知哪里來地力氣,怒吼一聲,將那公子哥撲倒在地,一口咬在公子哥耳朵之上。

    公子哥痛苦大喊,隨行的護衛見少主被欺負,拳棍齊上,向拓跋牛人身上招呼過來。拓跋牛人頭破血流,肋骨斷了幾根,可他依舊不肯松口,費盡了全身力氣,將那公子哥一只耳朵咬了下來。

    公子哥在上京頗有權勢,他們并不打算押解報官,而是私下里將他捉住,折磨了三天三夜,被扔到了上京城南水溝之中,只剩下了半條命。

    這時,一根雞腿救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他被一個農戶救了起來,那個農戶用一根雞腿熬成的姜湯,將他從死亡邊緣救了回來。

    自此,雞腿變成了他的信仰。

    哪怕與拓跋象相認之后,無論王府之中有什么山珍海味,他只鐘愛雞腿。每日若不吃一根雞腿,他就感覺不到生命的意義。

    沒有雞腿的生活,是沒有靈魂的生活。

    而此時此刻,拓跋牛人看到趙攔江將雞腿扔在他面前,并說出了“嗟,來食。”眼前的趙攔江,與當年那個公子哥,又有什么分別?

    拓跋牛人變得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他從戰馬之上一躍而起,來到半空之中,長槍揮出,在城墻之上一點,借力又是一躍,來到了數丈高的城墻之上。

    二話不說,長槍揮出。

    如毒蛇一般,在空中幻出幾點寒星,向趙攔江的咽喉扎了過去。

    趙攔江早有準備,也聽說過了拓跋牛人與雞腿的故事,才故意以激將法,惹怒拓跋牛人,逼他來到城頭決戰。

    宇文天祿說過,在隱陽城內,趙攔江幾乎無敵。這不是恭維,而是在陳述事實,就連宇文天祿自己,都不敢說在隱陽城完勝趙攔江。

    李仙成的尸體,便是證明。

    但是拓跋牛人不信這個邪。李仙成死得很慘,拓跋牛人認為趙攔江在其中投機取巧了,因為在斷頭坡,他曾經與趙攔江交手過,趙攔江武功雖高,但也不過是初入通象之境,以拓跋牛人的武功,勝他并非難事。

    趙攔江觸到了他的逆鱗,這是不可饒恕的。拓跋牛人準備在隱陽,讓趙攔江血濺城頭。只要趙攔江死了,就算他撤兵回北周,天下還有誰說他輸了?

    長槍攜帶雷霆之勢,頃刻來到趙攔江咽喉之間。

    趙攔江說了句,“來得好!”

    長刀揮出,一刀向拓跋牛人長槍劈了過去。

    當啷!

    一聲巨響,拓跋牛人虎口一震,長槍幾乎脫手,他借力量向上躍起,真氣驟然暴漲,法則空間盡釋,空間之內,竟出現了三個拓跋牛人。

    分身之術!

    確切說,是拓跋牛人速度太快,超過了肉眼可以辨識的速度,使得外人看起來,就如空中有三人一般。

    三人,三槍。

    正是拓跋牛人賴以成名的絕技,梅花三弄!

    梅花一弄斷人腸,梅花二弄費思量,梅花三弄風波起,云煙深處水茫茫。

    一直以來,北周武學與中原武學理念不同,中原武學講究修道修氣,而北周武學講究修勢修器,他們講究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。所以,即便是拓跋牛人這種胖成肉球之人,出槍之時,也快如閃電。

    三人三槍幾乎同時刺向趙攔江三處死穴。

    這三槍,沒人知道哪一招為虛,哪一招為實,該接哪一招,該躲哪一招。因為一旦發動梅花三弄,拓跋牛人自己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趙攔江滿臉錯愕之情。

    這是所有人遇到梅花三弄之時,都流露出的一種表情。

    拓跋牛人笑了,他見過太多次這種表情,而下一刻,這種錯愕的表情,便將永遠凝固在這個人的臉上,這一招梅花三弄,將成為他們這輩子最后見到的畫面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下一刻,滿臉驚愕的人,變成了拓跋牛人。趙攔江隨意劈出的一刀,傳來一道難以想象的力量,將三道人影擊上了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三影合一。

    在絕對力量面前,別說梅花三弄,就是梅花三十弄,也無濟于事。還未等拓跋牛人變招,趙攔江原地躍起,又劈出一刀。

    拓跋牛人胸口一悶,整個人又向上三丈多。即將落下之時,趙攔江又是一刀,如此十余刀,拓跋牛人如一個胖球,在隱陽城頭上上下下,起起伏伏,連落地都難。

    無數真元,涌入拓跋牛人體內,將他真氣割裂的七零八碎。

    拓跋牛人害怕了。

    趙攔江有能力一刀宰了他,可他并沒有這么做,而是選擇了用這樣一種方法羞辱他,試想一下,北周的主帥,被人在城頭當成球打,若傳出去,以后還怎么做戰神?

    拓跋牛人道,“放我下來!”

    趙攔江道,“如你所愿!”

    說罷,凌空躍起,一腳踢在他小腹之上,拓跋牛人如斷線風箏一般,從隱陽城飛出,落在了城外。

    地上塵土飛揚。

    拓跋牛人輸了,從頭到尾,輸得干脆利落。無論是圍城失敗,還是單挑被打,拓跋牛人都是一敗涂地。

    受到的內傷,還是其次,真正的傷害,是拓跋牛人的心,是北周戰神的魂,他心有不甘,卻又無可奈何,滿腔的怒火,變成了憤懣,他覺得胸口煩悶,旋即喉間一甜,噗的吐出一口鮮血。

    隨行護衛連上前,正要把拓跋牛人抬起,被他揮手拒絕,他長槍撐地,強行起來,爬到戰馬之上,陰沉著臉,對趙攔江道,“今日之羞辱,來日必將加倍奉還!”

    說到此,他改口道,“不,十倍奉還!”

    趙攔江悠然道,“聽說胖人心寬體胖,沒想到拓跋元帥竟然如此記仇,真是小肚雞腸,令人佩服!”

    拓跋牛人羞愧難當,一夾馬腹,向遠方狂奔。

    李先忠見北周撤軍,如今拓跋牛人又遭到重創,建議道,“城主,北周遭重創,士氣敗落,要不要追擊?”

    趙攔江正要下令,忽然想到宇文天祿當日囑托,搖了搖頭,道,“窮寇莫追。不過,我準備送他一份大禮,好不容易來一趟,若空手而歸,豈不顯得咱們隱陽城失了禮數?”

    半日后。

    拓跋牛人在斷頭坡與北周大軍匯合,準備渡赤水河。

    望著遠處隱陽城,拓跋牛人始終無法釋懷。過河之時,他胸有成竹,曾對攝政王豪言壯語,要取隱陽城,順便滅了北周,誰料十萬大軍出城,返回之時,竟僅剩下五萬。

    拓跋牛人遭遇了生平第一場敗仗,而且輸得如此之慘。上京城調令已達,可以想象,回到京城,他將面對朝臣們的無數指責與彈劾。

    拓跋牛人一生爭強好勝,想到輸給趙攔江,胸口積郁難平,難以釋懷,連屬下送來的雞腿,都不肯看一眼。

    他發誓,這輩子,再也不吃雞腿了。

    正在此時,前方一陣騷動,他問道,“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副將馬自達臉色尷尬,“隱陽派人送來了一份禮物,說是要送給大元帥的。”拓跋牛人策馬來到前面,只見赤水河畔,有人架起了一座靈堂。

    靈堂之上,堆滿了一桌雞腿。

    上面以白紙歪歪扭扭寫著一副挽聯。

    上聯是:“來也匆匆,去也匆匆,恨不能相逢。”

    下聯是:“成也雞腿,敗也雞腿,一切都是空。”

    拓跋牛人重傷未愈,見到這座靈堂,竟然勃然大怒,他怒聲道,“趙攔江,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說罷,眼前一黑,從戰馬上跌落下來,昏死過去。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
官方正规手机彩票软件